三界红包群返回

【即时短评】发钱总在选举年

更新时间:2019-11-04

     选举年大开竞选支票,已经成了蓝绿执政拼连任的起手式。回顾过去历史,大概很少能和这次2020年总统、立委大选前民进党政府的「大洒币」相比。仅依据国民党提供的资料,算得出的金额,就已经超过2700亿元。
 
     而且,这还是檯面上的数据,没有罗列金额,还有对企业回台投资的银行手续费利息补助、机车货物税调降等。连项目都没列进去的,还有铁路立体化,交通部拟删除自偿率门槛可能因此增加的债务和成本;以及民进党正研拟修法,发放「农保年金」。如果把这些都加进去,金额恐怕上看4、5000亿元。
 
     民进党口口声声这不是选举考量,但从细目看,这不但是选举考量,而且都经过缜密的计算。综观这20多项大洒币政策,其中直接发放补助、津贴的有9项,其中就有4项是针对农民,包括提高农渔民奖助学金、农渔加工拍卖冷冻补助、老农津贴加码,以及农机补助等。民进党明年选战,尤其是在立委选举部分,最关键的就是在农业县市、农民选票能否固住,这些政策的目的,也就不言可喻。
 
     问题是,执政党随便发钱,在野党基于选票考量,也很难说「不」,倡议加码者所在多有。民进党一句「国民党不高兴可以反对」,就堵了在野党的嘴。而且即使国民党,面对选举,同样开出不少竞选支票,其中不乏「洒币政策」,因此也就失去了批评民进党的底气。上下交相贼,损失的,就是民众的荷包了。
 
     这些所谓的大洒币政策,很难一概而论完全都是「浪费」,关键的问题在于:这些政策都恰好在选举年提出, 到底有没有经过专业的合理评估?政策有优先顺序,到底应该是选举「护盘」优先,还是「急迫该做的事优先」?蔡政府上台时,迫不急待的大砍军公教退休金,理由是「政府财致困窘」,结果年改一年省不到300亿,选举年的大洒币,一花就是3000亿,到底正当性何在?
 
     不同的族群,可能因为自己收到了政府的三界红包群沾沾自喜,而决定投票对象;但事实是羊毛出在羊身上,政策三界红包群不是政客出钱,而是老百姓埋单。更糟糕的,可能是我们子孙埋单。